有关Ruby个人

其实是社团的九月作业……


渣文笔预警醒目

【港真……我不适合写这种东西→_→凑合着看看吧Orz这算是,个人对Ruby这个角色的……一点理解?】


(一)

恶魔,和人类一样,大多数都不是单打独斗的个体。差不多每个恶魔都有自己的小团体。


有个小团体,起码在被哪个碍事的猎人困在恶魔陷阱里时,能把你救出来——免得他们哪天遭罪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不是么?再说了,团队合作效率高,人类灵魂回收率还能提升不少,挺好的事情,尤其对于对于等级不够高的黑眼们来说。


但总有个不幸的家伙——Ruby,没有哪个小团体乐意接受她。


“婊子!”这几乎是她所有“同胞”对她的称呼,有时候前面还会加上几个诸如“满嘴谎言”“愚蠢”“可悲”这样的形容词。


如果说Ruby一开始听到这样的蔑称会有一丝羞赧,那么她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对此麻木了。


人间和地狱,在她眼中看来,本质上都是一样的。不过是随心所欲的欺凌和无穷无尽的谎言,谎言,谎言。


她把谎言织成自己的盔甲,欺骗铸成自己的长矛——这样别人就不能伤害到她了,至少在精神方面。


她清楚自己的力量来自头脑,而不是什么看起来酷炫的物理或化学攻击。


(二)

Ruby永远都会记得Lilith来找她的那一天。


与Lilith平时出场时身边起码有三个亲信陪着的情况不同,Lilith这回竟然是独自前来。当时的场面其实挺尴尬,Ruby身上挂了不少彩,捂着腹部吃痛地半蹲在墙角,深色的血从她的指缝间一点点地滴落下来,染上斑驳的地面。


她勉强抬起了头,看向Lilith的眼睛里只有疑惑,没有惶恐。


“我在和Azazel谋划让我们尊敬的父亲Lucifer复活的事情,”Lilith免去了开头的打招呼,直接进入了话题,“我们要破除88个封印。”


Ruby露出她惯用的假笑,“有什么我帮得上忙吗?”Lilith,Lucifer亲手造出的第一个恶魔,美丽而强大,却因为对父亲过分的爱恋变得愚蠢,她内心嘲讽着。


“我早就听闻过你的名字,Ruby,我看得出来,你是个聪明人,只是旁人看不出来罢了。这88个封印里有几个至关重要的,决定了Lucifer自由与否的封印,和Winchster兄弟相关。”Lilith说,“我要你去卧底在他们俩之中,见机行事,获取他们的信任。”


“你怎么知道我做得到呢?”Ruby半带不屑地反问。


Lilith没有理会她的挑衅,“我知道Bishop是怎么死的,你做得很好,不是么?”


Bishop,那个自以为很厉害的蠢货,Ruby只不过是轻轻松松地用了几句话,就借他的手下除掉了他。


“我要怎么做?”


(三)

“我是唯一知道你是卧底的,别的恶魔对这件事都一无所知。他们得到的命令都是阻止Winchester兄弟和他们身边的人,所以你也会是他们的目标。”Lilith说着,从身后抽出了一把短刀。


那把短刀看不出来是什么金属打制的,但颇有些岁数,上面攀爬着古老而幽深的纹饰。Ruby见识过不少地狱的武器,但这样的刀,她从未见过。短刀随着Lilith手腕的转动闪过一道冷冽的寒光。那一瞬间,Ruby切切实实地被震慑到了。


这把刀像是有自己的生命似的,她想。


“这把刀是由Lucifer坠落至人间时的羽翼铸成的。它,能杀死恶魔。”Lilith抬起眼睛,玩味似地看着Ruby脸上闪过的一丝恐惧。“你可以用它来防身,也可以用它来博取兄弟俩的信任。”说着,把把刀递给了Ruby


Ruby小心翼翼地用右手接住了刀柄,旋即把刀锋对准了Lilith的咽喉,“你就不怕我现在就杀了你吗?”


“你不会这么做的,Ruby,我懂得你,你要是现在杀了我,你就没机会向别人证明你的能力了。”Lilith胸有成竹地笑道。


Ruby也回了一个微笑,默默地地把刀收了回来。“很合算的交易,不是么?”


(四)

过了几百年,人类还是像以前一样好骗。


这是Ruby从地狱之门里溜出来一个月后,对人类世界最大的一个感触。


她选了一个长得不错的姑娘当皮囊,她叫什么来着?Liz?Julie?不管这个了,现在这副皮囊叫Ruby。


还得感谢人类发明的互联网和一个和她单方面一见钟情的宅男小子David,她没花多大功夫就从网络上找到了Winchester兄弟俩的行踪轨迹。


在前不久的一张新闻图片里,Dean Winchester和Sam Winchester站在一对母子边上,新闻里讲的则是兄弟俩从酒鬼丈夫手里救下母子俩的见义勇为。


酒鬼?明明是变形怪。


暂且留David一命,Ruby作为一个恶魔,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心软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既然找到了兄弟俩的行踪,她就马不停蹄地赶到了他们所在的那个小镇。


七宗罪,七个恶魔。


适时的华丽登场,给Sam Winchester解了围,顺便给自己也报了个仇。Ruby可不是吃素的,她对那时候仗势欺人的几个面孔还是能记得一清二楚的。


Ruby摆出一副“我背叛了地狱,所以我是你们的盟友和朋友”的姿态,用一堆一堆的谎话编造了自己的意图,又把那把小刀拿给他们看以示诚意。


Sam果然上钩,再加上一心想要救他哥哥,很快就接受了“Ruby是一个有良心的恶魔”这种设定。Dean就没那容易糊弄了,他始终对Ruby不太放心。不过这样的疑虑在Ruby修好Colt之后基本打消了,或者说,缩小到他内心的一个小角落里了。


双面间谍?Ruby想到自己给自己身份的定位,不由得暗中发笑。


(五)

日复一日与Winchester家兄弟俩的相处和并肩战斗让她对自己的双重身份日益熟络了起来。


不像Meg这种时时刻刻要向上级请示才能行动的恶魔,由于Ruby的秘密任务只有她和Lilith两人知晓,通讯变得十分不安全,于是干脆免了联络,全靠Ruby自己来规划行动方案。


这看起来十分随心所欲,挺舒坦,但到了特殊时候就不太舒服了。


比如说,Lilith把她强行赶出皮囊扔回地狱的时候。


咳。那可真不好受。


那把恶魔小刀和她在地狱里招惹了不少新对家,而且各个都是想和她拼命的那种。更糟糕的是,刀,被留在Sam和Dean那儿了。


每天都要被折腾地死去活来,被“婊子”“走狗”这些骂声灌脑,简直比地狱还地狱。


但在每一天的凌虐之后,Ruby擦去嘴角的血,还是没有忘记她的身份。


她要证明自己的力量。


她要证明那些恶魔的愚蠢。


她要证明自己。


(六)

过了很久,Lilith又来了。


这回Ruby的情形可以说是比上次更糟了。她的脸上尽是血污,衣衫褴褛,无力地靠在墙上。


不用Lilith开口,她就知道了她的来意。


“还缺一环。最后的一环,对吧。”


Lilith没有先回答,而是默默念了什么咒语,让Ruby身体的情况得到了挺大的改观——最起码说话不喘了。


“是的。最后一个封印,代价是我的性命。”Lilith面色凝重,“你不能让他们清楚最后一个封印,他们现在有天使的帮助,力量大增。若是我死得早了,那么其他再多的封印也无济于事。你要做的是转移那兄弟俩的注意,少让他们干扰我们的大业。”


“行。”Ruby站起身来,嘴上答应道。但她脑中却已有了些不同的想法。


(七)【Ruby 第一人称】

何必听从Lilith那个愚蠢的婊子?


做了那么多年地狱的底层人物,受尽欺凌,压迫,折磨,讥讽,就算啜饮着自己的血,舔舐自己的伤口,也要强打起精神,告诉自己莫要忘记内心的骄傲。顺从,听话,像只随时可以被拿去替罪的羊羔一样生活,隐藏自己的锋芒,因为我的时机尚未来到。


不就是要她的死吗?


死亡这种事情我见的难道还不够多吗?别人杀的,黑烟顷刻魂飞魄散;自己杀的,恶魔小刀血迹斑斑。不可一世如Azazel,最后还是被Colt所杀。那些无名的,又落得什么下场呢?强大的,弱小的,终了都是一个死。——最起码,我活的比他们长久。


何不借此机会,让自己成为那个把Lucifer从地牢中释放的最伟大的恶魔?


那将成为恶魔中永久的英雄人物,即便我死去,这等功绩依然不比夏娃吞下禁果的蛇逊色。那些昔日里嘲笑我的,轻蔑我的,辱骂我的,将在黑暗无尽的地狱深处一遍遍经受我所经受的苦难。


只要Lilith死去。


就算她是地狱里唯一一个有点眼光的,曾经在我最黑暗的时候帮过我一把——那点微薄的情谊还是不足以让我保证不背叛她。


只要这样就行。


所以只能对不起了,Lilith。


(八)

一抹笑容挂上她的嘴角。


END


评论

热度(3)

© 老坛ヽ(•̀ω•́ )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