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蚁鹰】知而不言 (修改版完结)

【标题】知而不言

【配对】蚁鹰

【原作】复仇者集结

【作者】老坛

【警告】题目我瞎掰的,且文笔较渣_(:з」∠)_BE预警

【注】来自 蛋蛋 的点梗

银灰色的雪佛兰独自在浓重的夜色中穿行,州际公路上残余着傍晚阵雨的积水,明晃晃的车灯打在上面,折射出一片朦胧的光晕。已经有整整两个小时都没看见房屋了,只有一排排的行道树在阴寒的夜风中抖动,湿漉漉的树叶沙沙作响。车轮驶过一处微微下陷的路面,溅起了一道水花,闪烁了瞬间,便遁入了漆黑的夜色之中。

天穹中积着大片的阴云,但透过云中间的缝隙,还是有稀稀落落的几点星光。车子渐渐停了下来,“Fuck,没油了!”驾车的男子咒骂了一句,说着有些自暴自弃地拉开车门走到了路上,环顾四周。已是凌晨,除了雪佛兰的车灯,方圆几公里都再没有光亮了,而他孤身一人,哪儿也去不了。夜风带来的寒意迅速驱散了残留在暖空调留在他皮肤上最后一层热度,激起了浑身的鸡皮疙瘩。只穿着单衣的他忍不住单手抱臂,另一只手去拉后排的门,想去把他放在后座的外套取出来。

他摸到了那件衣服,触感却奇怪极了。他疑惑地把衣服移到车灯能照到的地方来查看。

原本灰色的夹克几乎看不出颜色——上面沾满了温热的艳红的血,他的视野中尽是血红。

“啊————”

“啊!”

“作为一个病人,看这种血腥刺激的东西可不符合医嘱。”黑寡妇一手果断地给电视机换了个台,一手把眼睛都快贴到电视屏幕上的克林特巴顿按回了床垫里。

“可我们每天过的日子比这个血腥刺激多了啊!”克林特一边反驳一边使劲儿地伸手想把黑寡妇手里的遥控器抢下来,“再说了,难道不应该尽量满足病人的愿望嘛?我的愿望就是能看一集电视剧啊!”

“驳回。你今天就安安静静地歇着吧。复仇者那边我帮你请了假了。不过今天应该也没什么大事儿,至高中队和灭霸刚被打败,剩下的坏蛋解决起来简单多了。”罗曼诺夫看了一眼手腕上亮起来的“东大街有点小情况,需要浩克,钢铁侠和黑寡妇请尽快感到xx路口”,轻描淡写地说。

“我身体又不是烂掉了。”克林特不满地撇了撇嘴。

“特殊时期特殊待遇。你今天只能待在你的屋子里,而且会有个人来监督你;我知道,你不喜欢被人监视,但这回不行,这次非得有人看着你不可。不过说起来,还是有一个好消息的,你可以自主选复仇者队伍里一个来当你的监督者,除了他,任何人都不会接触到关于你今天一天的影音资料。在你需要的时候,他随叫随到。”

克林特的眉毛皱了皱。

“那么选一个?”

光是通过黑寡妇那不容质辨的神情,就知道这是如何都躲不过的“一劫”了。他盘算了一下,在这么重要的一天,他可决不能放弃一次使唤人的机会。

“我选斯科特。”

黑寡妇好看的眉毛挑了挑。

看出对方困惑的克林特非常肯定地点了点头。

“好吧,我叫他过来。”黑寡妇看到克林特那副表情,就知道他大概打了什么类型的算盘了。就纵容他这一次好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她自我安慰道。

当斯科特朗被告知他今天的主要任务是“看管照顾鹰眼”的时候,差点没把他手里的放缩枪掉在地上。为什么偏偏要让他去面对这……“尽量好好照顾巴顿,别到最后两个都是横着出来的。”黑寡妇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女特工给他的这句忠告让他很是不安,所以从实验室到鹰眼的房间,一路上他都有点恍恍惚惚。他并不是没有照顾过人,相反,他还挺擅长这个。但这回不同,他要照顾的是……鹰眼,生病的鹰眼。一想到这个,他就觉得十分不自然。

就在走神的时候,他的脚步已经到达了克林特的房间门口。“放松点,自然点,抬头挺胸微笑。”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打开了门。

“嘿”,他最后还是有点尴尬地向正坐在床上看漫画的克林特挥了挥手,“今天我来陪你。”

克林特甚至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依然紧盯着手里那本书上面,随口回答了个字,“哦。”

这个开头不算太差,他安慰着自己,然后拉了一把椅子,在离克林特床约莫三米的地方坐了下来。

斯科特从没见到克林特这么安静过,后者穿着宽松的家居便服,窝在自己舒服的床上,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而放在以往,就算是大家不用去拯救世界的时候,神射手也从来不会停下折腾。与队伍里其他成员开开玩笑,整点小型的恶作剧,就和他每天训练射箭一样,是他的日常活动。

还别说,其实有鹰眼在挺好的。他的那些俏皮话和小打小闹,让这个大厦更有人情味儿了些,让这里变得更像一个可以依靠的家——自从和佩姬分开,他已经很久没有家的概念了,直到他搬进大厦成为复仇者的一员。大家都扮演着近乎于自己家人的角色。比如说,史蒂夫或者托尼类似于一家之长。不过那样的话,他和鹰眼有算是什么关系呢……

“你难道打算在这张椅子上坐上一天?”鹰眼冷不丁地冒出了一句,把望着自己、心思却不知道飘到哪里去的蚁人拽了回来。

斯科特发现自己的失态,慌慌张张地移开了视线。直愣愣地盯着别人看这么久,就算对方是熟人,也未免太出格了些。“天哪,我刚刚到底对着他看了多久?”他懊糟地想着。

然后屋子里又安静了。

光光移开视线,显然对改善这屋子里的尴尬气氛毫无作用。僵局依然持续着,屋子里的眼看着空气都快要和这两个人一样凝滞不动了。

这么下去总归也不是个事儿啊。

斯科特局促不安地搓了搓手,嘴唇动了好几次,才打破了沉寂,说道:“那么……你有事情的话就叫我?你知道的,我就在楼下的实验室里。”

克林特维持着一开始的姿势,气定神闲地又“哦”了一声。

好吧……得到了许可的斯科特径直往房门走去,却没留神到到地上的一颗玻璃珠,左脚踩了上去,要不是他扶住了柜子,他恐怕就要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了。

真难堪。

当他终于在慌乱中走出门口,背后爆出了一声憋了很久的笑。

好嘛,这家伙,这颗珠子绝对是他放在那儿让我出洋相的。他本想着要在心里给鹰眼记上一笔,但转念一想还是放弃了。

都这种时候了,计较这些事情又有什么意义呢。

回到实验室的斯科特心神不宁地看着自家AI调出的克林特房间的监控,看着那个安静地坐在那儿的鹰眼,内心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他的心底漫起一种恐惧,假如队伍里没有了这个嘻嘻哈哈的家伙,会怎么样。

鹰眼往往在人们称颂复仇者时被遗忘,原因自然他没有钢铁盔甲,没有超级士兵血清,没有超高的智慧,没有神赐的力量——他是复联中最平凡却也是最不平凡的所在,即便镁光灯冷落他,他也从未萌生过埋怨和分离出去的愿望。

而对于斯科特,克林特巴顿这个名字有更多的意义。克林特是那个一意坚持让众人把他从多玛姆魔法打造的几乎坚不可摧的屏障里救出来的人,是经历了灭霸妄图占领地球事件后第一个把他从皮姆粒子操作台前扶起来的人,是那个嘴上一直挤兑着自己,却全力支持自己计划的人,是那个……

他就这么胡思乱想着把眼前的算式又算了一遍。

“老板,你在开小差啊。”AI十分贴心地提醒了一句。

“哦……”斯科特连忙把多余的运算划去,随即又想到了什么,“乔伊,你说我应不应该——”

“老板,巴顿先生叫你过去。”

“好吧。”斯科特把本来打算对自家AI倾诉的几句话咽回了肚子里,瘪了瘪嘴,“他有说让我带点什么东西给他吗?”

“巴顿先生说他记得今天猎鹰带了他妈妈烘烤的小甜饼,他想要来几块儿。”

不管什么时候,都对吃的东西心心念念啊。他暗暗想道。真不知道应该为此感到高兴还是什么。

大概是因为克林特是个病人的缘故吧,就连托尔都心甘情愿地给他让出了三块,到最后十来块饼干攒了一盘子。“那我替他说句谢谢吧。”斯科特略过了他们眼神里复杂的成分,只挑拣了那最不痛不痒的部分作出了回应。当他端起盘子走向鹰眼的屋子时,背后传来了几个人轻轻的叹息。斯科特的心里隐隐约约地被揪疼了一下,顷刻又被他的自我安慰盖了过去。

没什么,没什么。

他敲开了克林特的门。

“巴顿,你要的饼干来了。”

“嘿!你来得真是时候!这么多饼干,总算没人和我抢了。说不定我以后会特别怀念一口气吃这么呢。”克林特看到盘子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把漫画书一合就丢在了床头的柜子上,一接过盘子就急不可耐地伸手抓起了其中一块,“咔嚓咔嚓”地啃了起来。

“有新鲜烘焙小甜饼的日子才是幸福的生活。”一嘴饼干的克林顿含糊不清地感慨,弄得斯科特有些哭笑不得。“你倒是慢点吃。”他好心地提醒道。

不过也许他也会非常怀念吧,这样的日子。

屋子里有点闷。斯科特转过身,走到门口的控制面板那儿,检查起了嵌在墙上的通风系统单区域操作屏。复仇者大厦虽然总是被拆来拆去的,但最起码在居住这一点上还是挺人性化的。确定通风良好后,他才转回来,打算问问克林特自己觉得身体怎样——结果却不受控制地发出了一声惊呼。

鹰眼,克林特巴顿,不见了。

————————————————————————————

10.31更新

“巴顿!克林特!你在哪儿!”

他不受控制地呼喊着,脑中如麻的思绪瞬时被强制清空,徒留一整片惨淡的空白,像是被大火烧过的枯草地一样,看起来了无生气。

他疯狂地翻找着不大的屋子。衣柜,床底,天花板,窗户,哪儿都没有克林特。哪儿都没有。

我就要失去他了。我说不定已经失去他了。

心脏不由得疼痛了起来。他眉头紧蹙,上颚的牙齿抵着下嘴唇,后者因此变得鲜红。

他的手指触到口袋里的复仇者卡片,犹豫了一下。

克林特不会喜欢在这样一天被大伙围得密不透风的。

情况危急,而且是与克林特有关,喊大伙来没什么错。

可是……

失去克林特怎么办?

他好不容易说服了自己现在属于特殊情况,咬咬牙准备喊“复仇者集结”的时候,一句嬉笑似的“想我了?”从内嵌式耳机飘进了他的耳朵。

“……克林特?”

“宾果!你先把卡片放下呗,我可不希望被包围,那还怎么玩儿?”

“……玩儿?”

“唉,低头,看盘子——诶我不是让你看盘子底下有什么!我是说盘子里的小甜饼,靠近盘底印花的那一块。”

斯科特疑惑不解地按着这听起来没头没脑的指示去做,低头看着那一盘散发着甜香的焦糖色饼干——以及那个紫色的小人。

“我用你的粒子枪把自个儿缩小了,别说,还真不赖,现在单是一块饼干就跟辆越野车一样大,哦耶!”即便克林特缩小了一百多倍,他脸上那种洋洋得意还是能够再放大上一百多倍充斥斯科特的视野。

“你刚刚差点吓死我好吗!”斯科特忍不住喊道。突然消失,突然又出现,只是为了几块饼干?一想到这个,他就气不打一处来,然而他不是因为自己被戏弄而恼怒。“你总该考虑一下自己现在的身体情况能不能承受这种玩笑吧?你就不能珍惜一下最后这点——”

“我能想到的最好的,最适合最后这点时间的,就是做这个。难道我连满足自己愿望的权力也没有了?”克林特收回了一脸的不正经。他的语气坚定地不容质辨。

“别用关心我的理由来阻拦我。我的命运是我自己说了算,即使你是我自己选来给我当伴儿的,你也不能对我指指点点,你没有资格。”

“我不否认我挺喜欢你,但我的事儿我说了算。”

斯科特被这一番话弄得不知如何反驳。的确,如果是克林特执意要做的事情,那么他的阻拦一定是无足轻重的。但是,他说他挺喜欢自己?他有些糊涂了。

克林特在甩下大段话之后,整个人都安静了,兀自啃起了“巨型”的小甜饼。不用说,他肯定是生气了。

斯科特放弃了追问最后一句话意思的念头,迅速地在脑中组织了一下语言,想要安慰一下背对着自己的克林特。

做点什么,说点什么,现在挽回还来得及。

“我不是说我要逼着你——克林特!”只见后者身躯晃了晃,像深秋里树枝上残余的枯叶被萧瑟的寒风吹过一样,飘飘悠悠地倒了下去。

他右手捂着胸口,脸色发白,眼睛紧闭,五官扭在了一道。

坏了。

斯科特连忙把放缩枪从地上拾了起来,急切地想要把克林特恢复回来,却一时紧张地把握不住准心了。他的心里满是恐惧。他生怕他一个不当心会把克林特变到亚原子状态。这种事他自己经历过,所以他永远都不会想这样的事情在别人身上重演。

更别说这个别人是克林特了。

冷静点,斯科特朗,你能把克林特救回来的,他不断告诉自己。

成功了。

斯科特眼疾手快地接住了从盘子边缘“落”下来的鹰眼。往日精神气十足的神射手直接就瘫倒在了他的怀里,完全没有反抗。不知为什么,他感觉怀里的克林特比他们俩刚重逢时轻了许多,也许是因为这病吧,斯科特的眼睛有些干涩,但他腾不出手来去揉眼睛。

他把克林特小心翼翼的搀回床上。克林特的手很凉,凉意从斯科特的指尖传导到后者的心底。斯科特本能地想用自己手的温度去温暖他,可他的手心里全是汗,额头上亦是。

克林特的脆弱再也掩饰不住了,全部都显示在了他的脸上。他的双唇紧抿,眉头皱在一起,长长的金色睫毛不停地颤抖着。

斯科特真希望自己能够做点什么,但他只是默默地把被角掖好,然后背过身,去用卡片呼叫了复仇者,并且仰起头来,用手揩了揩眼睛。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今天的时间过得太快了。

当AI管家贾维斯给克林特做检查的时候,斯科特又回到了他最初坐的那把椅子里,默不作声地看着。

克林特的时间不多了,而他刚刚说他喜欢自己。好吧,应该只是朋友那样的喜欢。——别瞎想了,不会是那种喜欢的。想着,他往椅子靠背贴得更近了一些,似乎那样就能给他带来一点安全感一样。

“斯科特?……”托尼斯塔克拿着显示了检查结果的Starkpad有些忧心忡忡地走了过来打断了他的假想。托尼特地压低了声音,“你得做好心理准备。他的情况在恶化,你知道的。”

虽然这是意料之中的结果,斯科特听了还是禁不住握紧了双手。“我知道了。”他尽力把自己的声音压得很平静,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也不会发生。

房门外的复仇者们轮流进来和克林特说了几句轻松的祝语,比如“快点好起来啊”“我们还等你一起去训练呢”的劝慰。他们的心里都很清楚这些话都不过是骗人的罢了。实情……没人想提起那个字眼,没人愿意提起那个字眼。

克林特强忍着生理上的疼痛回了几句俏皮话,当轮到娜塔莎的时候,他努力地握了一下她的手。“娜特,”他说,“谢谢你。”想来面不改色的女特工眼圈红了,她朝克林特笑了笑,“说什么谢谢啊,克林特。”然后用胳膊挡着脸,径直的快步走了出去。

“唉……”克林特轻声叹息道。

屋子里现在还剩下两个人。克林特,和斯科特。

斯科特突然失了和克林特说话的勇气,他只想快快地离开这个气氛压抑的地方,否则他将克制不住眼眶里的泪水。

“斯科特,”克林特看到对方伸向门把的手,开口了,“请留下,可以吗?”

斯科特的手停在了半空中。留下还是走开?留下的话,他势必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离开……对于临终的人来说未免太残酷了些……

“我喜欢你,朗。”

斯科特的内心有什么动摇了。

“不只是朋友之间的喜欢。”

克林特从床上勉强地支起半个身子,“听着,斯科特,我不是在开玩笑,我本来是想找个更好的时间告诉你的,但我恐怕是没有机会了。我只是想让自己在走之前少一个遗憾。自从那次你——”

“I know that.”斯科特的脑袋里像是要爆炸,每一个字都像是尖锥刺在他心。他难道不该是高兴吗?但是不能,最起码不能在这里,他的理智冷冷地告诉他。他咬了咬牙,挤出了三个词,然后决然地打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复仇者们大多都在外面的走廊里默默地站着,他们看着斯科特,也没说什么。看到后者的摇头,便自发地给他让出了一条通向露台的路。

一步,两步,三步。

他离克林特越来越远。

四步,五步,六步。

愈是远离,心口越疼,像是被撕开了一道口子。

七步,八步,九步。

每一步落在地上,却像是踩在刀尖上。

一个声音叫嚣着让他立马调头回去,向克林特诉说自己的心意,陪他度过最后的分分秒秒,就算是最后不得不握着他的手,感受那指尖的温度渐渐变凉——不,他做不到,做不到。

也许是他太懦弱,不敢直面这样的关系。又或者是克林特对他的意义太重要,让他不敢面对克林特即将走到生命尽头的事实。

斯科特痛恨这样的自己。

“先生,外面正在下雨,您真的要出去吗?”大厦的管家听起来有些困惑。

“开门,贾维斯。”他说。

管家停顿了一两秒,还是打开了门。

暮秋的雨不再淅淅沥沥,而是变得很直白,一点儿也不客气地打在了斯科特的身上。冰凉的雨水落在他的脸上,蜿蜒地沿着脸颊向下流淌,再滴滴答答地低落在衣服上,他也只是任凭衣服被打湿罢了。往日晴朗的天空阴霾密布,大片的灰色沉甸甸地压在他的心头,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他阖上了眼睛。纽约的雨水说不上干净,但他还是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咸而涩的滋味顿时从舌尖蔓延开。他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像是脚底下生了根,要永恒地立在那儿一样。

雨依然下着。

不知过了多久,雨像是停了。

他睁开眼,只见头顶的一把伞和一绺金色的头发——但那不是克林特,当然不是。

史蒂夫放低了声音,“他走了。”

斯科特的心一沉,眼睛却干涩地半滴眼泪也没有。

“他给你留了点东西,”史蒂夫举起了另一只手里被包裹起来的东西好让斯科特看见,“这是他的弓。”

end

ps.感谢蛋蛋GN的梗

HAWKANT大法好!

评论(12)

热度(41)

© 老坛ヽ(•̀ω•́ )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