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蚁鹰】言而不知 (上)

【标题】言而不知

【配对】蚁鹰

【原作】复仇者集结

【作者】老坛

【注】这是《知而不言》的续篇,来自污A的幽灵梗

         

【警告】渣文笔及OOC

克林特睁开了眼睛。

他不知道自己睡过去多久,只觉得头很疼,记忆也混乱得很。

他眼前是白色的天花板——他自己屋子的天花板。

不管究竟发生了什么,他首先一挺身坐了起来。只见斯科特坐在床边的一张椅子上,低垂着头,一言不发,似乎还没有发现克林特的醒来。

“难道你的蚂蚁朋友离家出走了?”克林特忍不住朝他打趣。

可是斯科特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半点儿反应也没有。

奇了怪了。克林特有些困惑地把手伸到斯科特的面前,使劲挥了挥,“哈罗,斯科特?睡着了么?”

话才说到一半,斯科特就像听到惊雷一般,猛地抬起了头,慌慌张张地环视了整个房间。当他的视线落到克林特所在的位置时,克林特的心里顿时凉了半截——斯科特连半点停顿都没有,仿佛自己不存在。

是他的错觉嘛?还是说……莫非斯科特失明了?

克林特的心里隐隐生出了对斯科特的担忧。他知道失去视觉是什么样的滋味儿,那就像被囚禁在不可抵抗的牢笼中,找不到出口,找不到边缘,无穷无尽。同时,散播恐惧的毒草肆无忌惮地在心中蔓延,深深地扎进去,一道一道地击垮本就已经残破的心理防线。

“别担心,我还在呢。”他这么安慰着斯科特。说着,他又伸手去拍后者的肩膀,试图把自己的力量传导一些给对方。

可是他差点就因此失去重心栽到地上去。

他有些不解地眨了眨眼睛。他的手自然是完好的,斯科特更是连动都没动一下——这是怎么回事?他的手分明前一秒还将要落在斯科特肩上啊?

他嘟哝了一声,试探着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动作。把手举起来,再缓缓地放下去。

他糊涂了。

他的手指分明地感受到了斯科特的体温,可他看到的却是自己的手丝毫不受阻地穿过了斯科特的身体。

就这么径直地穿了过去。

他不明白。这是一个梦?这作为一个梦也未必太真实了一点。

就在克林特还在纠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时,黑寡妇出现在了房间门口。“蚁人,”她轻轻地敲了敲门,“我们要出发了,你也一起来吧。”

似乎娜塔莎也没有看到自己。

克林特大概地得出了个结论——他隐形了,所以大家都看不到他。

隐形诶!这就有意思了。

斯科特有些僵硬地点了点头,站起了身。才走出两步,他又回头看了看克林特——准确的说,是克林特的床。

“走吧,朗。”娜塔莎催促道。

斯科特犹豫了两秒,似乎是想要留下来,但最终他还是摇了摇头走了。

克林特毕竟是个耐不住好奇心的人,复仇者们这么神神秘秘地都走了,偏偏把他留下,这怎么行?于是他翻身下床,三步作两步的赶上了前面的两个人。

———————————————————————

果然是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复仇者们一改以往去哪儿都驾着昆式的习惯,乘上了一辆空间足够大的汽车里。这汽车,似乎还是神盾局提供的。

车厢里的气氛有些沉闷,大家都不说话,斯科特更是把整张脸都埋在了自己摊开的手心里。

站在车子正中间的克林特很想说点什么来调剂一下气氛,但以他目前的特殊状态,还是不要就这么轻易暴露得好,他想。

托尼和队长耳语了几句,他们随后交换了一个眼神,由托尼把一束花交给斯科特。斯科特抬起头来接过花束,点了点头算是默许了。

克林特看着这一出莫名其妙的哑剧,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不过他也没多想什么,反正过一会儿总归会有答案的。

车子停下了。

克林特总算有些明白为什么大家都这么严肃了——他们来到的是一个墓园。

这个墓园他还算是熟悉。但凡是神盾局的特工,如果在任务中牺牲,他们的遗体(如果找得到的话)以及他们的档案(如果没有被完全销毁的话)都会长眠于此。这次复仇者们都来了,想来是个很有分量的人物。难道是弗瑞那个老狐狸?那还真是……挺遗憾的。克林特暗暗猜测。

复仇者们都换上了不起眼的深色便服,一个接着一个地走进了墓园,克林特跟在拿着花的斯科特背后,不断地朝四周张望着,一边走一边猜想着逝者的身份。

墓园里并没有什么人,只有一排排灰色的、刻着不同名字的石板,静静地等待为它们拂去尘埃的人的到来。也许会有人来,也许永远都不会有人来,它们只能等候。

一行人最终在一块同其他墓碑大同小异的青灰色墓碑前停了下来。克林特几乎在看到它的第一眼就愣住了。

篆刻在石板上的名字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克林特·弗朗西斯·巴顿”。

他盯着那行名字。

不可能,这不可能。

“巴顿是个很好的人。”他听见队长说,“既是一个数一数二的战士,又是一个可以信赖的朋友。”

“我会想念那些恶作剧的。”托尼附和了一句。

其他人似乎又说了些什么,克林特都没能听清,就好像一堵真空的屏障隔在他面前,他能看到往昔的朋友们嘴唇的一翕一合,却听不到任何一个清晰的词句。

他情不自禁地伸手去触碰刻着自己的名字的那块石板。指尖是不出所料的冰凉,可他依然不敢相信这一切的真实性。

自己……已经死了?

克林特觉得头昏脑胀,刚醒来时的那种头痛不减反增,一些支离破碎的记忆片段在他的脑中闪现,却总是缺少那么一点,那么一点能够把他们串联在一起的东西。

他就那么站着,几乎都没有意识到复仇者们渐渐的离开。他不知道先走到底是谁,但他看到最后留下来的是娜塔莎和斯科特。

娜塔莎的神情里有一种克林特从来没见到过的柔情,她没有说什么,只是拍了拍斯科特的肩——就如之前他之前试图做,却没能成功的那样——然后静静地走到了旁边的绿茵道上等着,她是要给斯科特留下些独处的空间。

克林特有些紧张,他不知道斯科特会说些什么。他曾经默默地爱慕了斯科特很久,但始终没来及和他讲明这种感情。但这也不一定,也许在他尚未想起的那些片段里,他已经表明过心迹了?那么斯科特又是怎么回应他的呢?

“It is too late…but…I…I still hope you can know that, I am sorry. ”

这句话像闪电一样集中了克林特。记忆里空缺的那些零星的片段丝丝缕缕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

屋子里弥漫着的淡淡消毒水气味,摆在床头的闹钟,瓷白的摆放着饼干的碟子,决绝离开的背影,还有那句冷冷的“I know that”。

他想起来了。他记得自己小心翼翼地对着斯科特表了白,然后……斯科特果断地拒绝了他。

真讽刺。

TBC

评论(6)

热度(30)

© 老坛ヽ(•̀ω•́ )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