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蚁鹰】言而不知 (下) 完结

【标题】言而不知

【作者】老坛

【配对】蚁鹰

【原作】复仇者集结

【警告】失败的刀片。啊。

可一个幽灵能做什么呢?生老病死,命运轮回。要么活着,要么死去。幽灵,介于生与死之间,这样的存在本来就不符合自然规律,更不用说做出些什么事情了。克林特回想起曾经看过的都市传说,在那些故事里,大多数的幽灵都是带着无限怒火和怨恨来进行生前未完成的复仇的。

我……也要向谁复仇吗?

可是他感觉不到恨意。对于斯科特,他恨不起来。单恋的人是他,去表白的人是他,被拒绝的人也是他,他没有权利把他个人的遗憾和不甘推赖到斯科特的身上。

从头到尾,都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啊,斯科特不过是一个友情客串罢了。

他的心里很难受,没有原因的。他为什么会变成幽灵呢?为什么?为什么呢?他和他的墓碑对视着——到底谁才是真实的?是墓碑下那个再也不会醒来的人,还是迷失在两界之间的他?

他愣愣地站在那里出神。他会保持现在这样的状态多久呢,一天,一周,亦或是永恒?

若是永恒……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又是怎么回到复仇者大厦的,他只是恍惚地觉得前一秒他还在墓园。显然是他的记忆又出现了断层,但这一次他已经不再试着触碰记忆里飘渺不定的光芒了,反正也没什么必要,对吧。

他漫无目的地在大厦里游荡。从客厅到厨房,从训练室到露台,大家的生活似乎除了安静了些以外并没有特别的改变,该训练的就训练,该擦拭玻璃摆件的继续擦拭玻璃摆件。我大概就是这么一个可有可无的人吧,没有我,世界照常运转,复仇者照常工作,人们照常生活,他苦涩地想。

沿着一条走廊,他终又走到了斯科特的实验室门口。他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他曾经无数次在这里停下脚步,透过磨砂玻璃上的模糊投影,猜测里面的人在做些什么。

但与往常不同的是,这一次,他决定进去看看,即便他已经知道了自己处境的可笑与可悲。感谢他现在是个幽灵,像团空气一样,轻轻松松地就能穿门而过。

实验室正如克林特想的那样宽敞整洁,但他看到斯科特的那一瞬间还是有些意外的。后者正摆在桌上的不是大大小小的实验器材,也不是什么冗长乏味的数据表格,而是一把弓,克林特再熟悉不过的那把弓。

他送给……留给斯科特的。

斯科特小心翼翼地拨动了一下克林特曾无数次拨动的弓弦,感受它高频率的摆动,直到它恢复到最初的静止。他的眼神异常的专注,甚至超出追寻一个逃逸皮姆粒子的那种。

他又伸出右手食指拂过整根弓弦。兴许是速度快了些,弓弦在斯科特的手指上留下了一个不深不浅的创口,几缕血丝很快从伤口溢了出来。可斯科特头也不抬,似乎一点都不觉得疼痛。

“老板,要简单处理一下吗?”智能AI乔伊的声音打破了屋子里的沉默。

斯科特却像没听到这句关照一样,愣愣地抬起头,看着前方,眼神空荡荡的,“克林特……怕是不会原谅我的。”

“老板……”

“你还记得那天我本想和你说说心事吗,乔伊,就在那时候,你通知我带上饼干去巴顿那里。好像那还是昨天的事情,却又好像过了几个世纪,兴许是我糊涂了罢。”斯科特轻轻地摇了摇头,“我要是能够早一点搞明白自己,也许就不会——”

他突然停了下来。在那一瞬间,克林顿屏住了呼吸,几乎以为自己的闯入被发现了。但那只不过是一个荒唐的错觉——“无论我现在说什么,都为时过晚。”斯科特接上了自己的话。

“乔伊,你理解爱是什么样的感情么?”他没头没脑地抛出了一个问题。

“恐怕我不能弄清楚这么细微的人类感情,朗先生,说到底我也只是你编出来的一个程序而已。”机械的声音听起来相当无奈。

“说的也是,我都不擅长的事情,你就更难懂了。”斯科特说,“我明白得太迟,还偏偏不敢承认,我喜欢他,真真切切地喜欢着他。”他哽咽了一下。

而克林特站在距离斯科特不足两米的地方,一听这话,几乎屏住了呼吸,屋子里电子仪器发出的蜂鸣几乎成了他耳边最响的声音。

“除去皮姆粒子和蚁人制服,我还剩些什么?复仇者显然也不缺我这个闲人。但他却固执地要我学会团队精神,让我融入集体,告诉我在队伍里的意义。他既和我对着干,又无条件地支持我;既整天嘲讽我,又想方设法地要帮我……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我有很多次机会……从最基本的表示好感开始,我们曾经合作过那么多次,我却夸都没夸过他精湛的弓箭本领。我们总是在争论,是谁所做的更有决定意义——这种争论,大概才是没意义的吧。”斯科特的嘴角牵动了一下,晃了晃脑袋后低下了头,“我们还一起去吃过披萨,就是他推荐的那一家。说起来,我们那时候还是独处呢,可是这有什么用呢。”

那些画面在克林特的脑中闪现。那些散发着淡金色光的,美好的,难以忘怀的回忆。那绝不像斯科特所说的那样一无是处,那都是克林特历久弥新的珍贵。克林特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当然有用了,斯科特!”

克林特下意识地用手掌捂住了自己的嘴,但他很快反应过来,他所说的,半个字儿都不会飘进斯科特的耳朵里的。

但上天似乎刻意地在捉弄他。

斯科特犹疑地抬起头,露出一个比哭更难看的笑容,“有时候我会觉得,他还没走,他就在这里,看着我,想要和我说话。这是不是很可笑,乔伊?我甚至觉得他刚刚喊了我的名字。”

克林特腿里一软,跌坐在了地上。他不知道这算什么。

“如果他在那时候能像这样喊住我,我会回头吧……我应该会回头吧……会吧。我太怯懦,不管是对于以前卡茜和佩姬也好,还是现在,我担心下一步是否会走入死局,所以总也迈不出步子。”斯科特的眼角有些湿润,“我好想他。我多希望他还能站在我面前,让我告诉他我未敢说出口的那些话……我爱他,克林特·巴顿。(I loved him, Clint Barton.)”

克林特清清楚楚地看着一滴泪水划过斯科特的脸颊,旋即被斯科特用手背揩去了。他不再犹豫,站起身来,径直地地朝着斯科特走了过去。

他再一次看向斯科特的眼睛——自然,那里依然没有他的影子——抬起手,努力地抚上后者的侧脸。他从没这么做过,以后也再也不会这么做。斯科特看起来憔悴了不少,面色有些苍白,眼睛里有不少血丝。尽管克林特能够触到的只是一种模糊不清的温度,但他已经很满足了。

“现在无论我说什么,他都没办法知道,不是吗?”斯科特自言自语似地问。

我知道,我知道。克林特默默地回答。

原来他们之间不是缺少可能性,只是缺一点勇气和缘分罢了。

“我能够接住从高空掉下来的他,去没有接住他对我的期待。他会恨我嘛?恨我的胆怯?恨我的拒绝?”

也许曾经有过,但现在荡然无存。克林特的心里漫起一种久违的温暖。正想着,他蓦地发现自己幽灵似的躯体从指尖开始,渐渐淡褪了色彩,化为细碎的闪光的粉末,飘散于空气中。

幽灵的使命看来是已经完成了。他之所以还留这么个灵体在人世间原来是为了不留遗憾。如果他真的没有足够好的运气,在还能喘气儿的生命里明白斯科特的心意,那他也认了。

只是,终究有些不舍。

“如果他能听见的话——我是说,如果,这样的可能性当然基本不存在——他……”斯科特噎住了,不知该怎么说下去。

“我相信巴顿先生会懂,老板。”乔伊安慰道。克林特附和着点了点头,一丝笑意攀上他的嘴角。

如果这就是结局,没有无尽的永恒,没有迷茫的前程。

克林特的躯体大半都已飘散,就在他即将消失殆尽的时候,他用尽最后的一点力气凑上去吻了吻斯科特干燥的嘴唇。

“永别了,斯科特,谢谢你,我……爱你。(Farewell,Scott,thank you,and I…love you.)”

end

评论(2)

热度(27)

© 老坛ヽ(•̀ω•́ )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