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蚁鹰】你在期待什么(一) ABO设定,含盾铁(给小然的02.20生贺)

来源是很久很久以前小然的一个脑洞,黑化的蚁人专注于推倒啾x
提前发出这么一段是因为我再屯在那儿我觉得自己都不想继续写了_(:з」∠)_
望鞭策,OOC请评论或私信告诉我【跪谢】,望能在小然生日那天写完w

以下正文:

“我觉得蚁人最近不正常。”Clint单手支着墙壁,心不在焉地看着Natasha的蒙眼实战练习,冷不丁地冒出了这么一句。

Natasha灵活地转过身,随即抬起右臂对系统模拟的最后一个人偶给予了一记精准肘击,霎时人偶的脑袋便与脖子告了别。但它并没有安分地沿着原本的抛物线落到地上,反而沿着一个莫名其妙的轨迹朝Clint面前飞了过来。

Clint反应倒是挺快,反手从身后抽出一支箭,迅速地搭上弓弦,拉开弓,松开手。整套动作做得行云流水,半点磕绊都没有。那个机械头颅被箭贯穿,也便失去了撞上Clint的动力,落地后怏怏地翻滚了几下便不动了。

“老贾你是存心替你主人报复我啊?”Clint朝着训练室天花板的角落嚷嚷道,“不就是两个甜甜圈么?”

“Stark先生并没有对我下任何针对Barton先生您的指令;方才的是系统的一个错误,我将尽快修补。另外,祝您今天过得愉快。”

“……”愉快个头。和一个腹黑的AI辩驳本身就是一件蠢到家的事儿,反正怎么讲都会被弄得哑口无言,Clint心里默默给自己记了这么一条注意事项。不过这也没什么用处,今天记明天就忘。

“你刚刚是说蚁人?他怎么了?”脖子上围着毛巾的Natasha旋开瓶盖喝了口水,“他哪儿不对劲了?”

“我也说不清,反正他最近看我的眼神怪怪的。”Natasha挑了挑她姣好的眉作为回应,Clint见状,便继续说下去,“是那种有些不怀好意的——”

“你该不会想说他想标记你吧?”

一语中的,好歹是多年的战友,默契早就培养出来了。

“哎,好吧,我觉得有点像。不过按道理来说他不可能知道我是Omega啊?Beta信息素喷雾和抑制药我都按时用着。再说了他目前权限也不够啊,这座大厦里知道的除了你我,Cap,那个死有钱的矮子,不就只有那个无所不知的AI么?”

Clint Barton是个Omega,还是个没被标记过的。这事的权限相当高,所有知情者加在一起还凑不齐两桌麻将呢。按说这样的属性本不适合复仇者这样高风险的职业,万一有什么闪失不仅他个人会受到巨大伤害,整个队伍都会被他拖累。但他到底是百年一遇的箭术奇才,再加上他个人的坚持和担保,他才留在了复仇者之中。

为了尽可能地减少Omega体质对自己和队伍的影响,他平常都以一个普通Beta的形象示人——特制的强效Beta信息素喷雾,在每次发情期前一周服用的抑制药,都能让他不被发现地隐入人群。除了像美国队长这样通过超级血清强化了四倍嗅觉的强大Alpha,还没有谁发现过什么倪端;至于Tony Stark为什么会知道,那是因为同性相吸的缘故吧。

Tony与Clint一样,同样是Omega,不过前者并不太在意被人知道这一事实,毕竟与他结合的Alpha,也就是Steve Rogers,并不是谁敢惹的。Tony给Clint提供了药剂,有时还会根据Tony的突发奇想进行“Omega谈话”,事实上,这种谈话每每到后面就变成了互掐和互黑,一点儿用都没有。

“话是这么说,不排除有特殊情况。你最好还是做好准备,蚁人毕竟是个Alpha,如果他失去理智,只是凭借Alpha的本性行事的话,你将置身于险境。总之,先避免和Lang单独接触吧。”黑寡妇拍了拍Clint的肩,“我会帮你调查一下他最近和谁有过接触的。”

“那也只能这样了。Nat,你知道的,我不太想被标记啊。”Clint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努力地想从冷艳的女特工处博取些许同情,结果被瞪了一眼。

“你要学会接受它,Barton,你不能一味地逃避啊。”怎么老是要我给这帮总也长不大的小孩儿做心理工作啊?Natasha腹诽,是时候向Fury提一提涨工资的事儿了。

“可是我……”Clint还想争辩些什么,立马就被打发了。

“别啰啰嗦嗦了。时间也不早了,赶紧去把你那一身汗洗了滚去睡觉。谁知道明天又有谁要侵略地球呢!”

温水从莲蓬头里喷洒下来,在Clint肌理分明的躯体上蜿蜒着向下流淌,一路带走皮肤上的热量和汗液。他把被打湿了的金色短发向后捋了捋,然后用双手掬起水洗了好几把脸后,方才睁开了眼睛。接着,他给自己的全身都打上沐浴露,肢体还动着,意识却飘得远远的,不知道去哪儿了。

Natasha的话在耳边回响:“你要学会接受它,Barton,你不能一味地逃避啊。”

接受么?

诚然,每一个Omega的血管中流动的血里都烙印着亘古不变的基因,这使他们很难像Alpha一样能够成为强有力的领导者,也很难像Beta一样度过平凡而快乐的人生——他们往往被“隐藏”起来,连选择人生的权利都微乎其微。除去像Tony Stark这样的个例,被标记后的Omega往往都会隐没在Alpha的身后,那可不是他想要的。

接受被标记的命运之后还有多少机会能自如地站在“阳光”下呢?不,他不愿去想象那样的可能性,也害怕去想象那样的可能性,他本能地对其产生恐惧,那是他自从了解了自己性别后困扰了十多年的梦魇。

所以他不想接受。

说句实话,他不讨厌Scott,甚至有些隐隐的好感,但在Clint心里,Scott离“可以托付终身”那样的地位还是差了很远的,谁能保证Scott在标记了自己后不会肆意妄为?不会丢下他另寻新欢?

撇下一堆胡思乱想,Clint从淋浴间里踱了出来,用浴巾揩干了身体后他便套上睡衣走出去了。反正到他房间就那么几步路,被人撞见了也不打紧。

结果Clint路上恰好就遇到队长了,“嚯呀,Cap你还没睡么?”

队长扫了一眼Clint的紫色睡衣睡裤,有些尴尬,赶紧移开了视线,“啊,Hawkeye,Tony在哪儿你知道吗?”

“队长你还用得着问我么,那家伙除了窝在实验室还能是在干啥?”说着,Clint冲着Steve挤了挤眼睛,“怎么?”还有半句话他没说完,不过说出来也没差,这俩人没几天就要闹一次矛盾,最后又不知道通过什么办法一夜间就和解了,两人又像没事人一样同出同进。

“那家伙……谢谢你Hawkeye,你也早点休息。”说罢,他便急匆匆地走了。

望着Steve离开的背影,Clint忍不住羡慕地叹了口气。谁知道Tony Stark积攒了几辈子的福分,居然找到这么好的一个Alpha,不仅忠贞纯情,还能忍得了他的臭脾气。

Clint站在原地摇了摇头,停了半秒,重又迈开了步子,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他摘下眼镜,倒在自己床上,下意识地想在作每日总结的同时从边上抓块饼干啃,却很不幸地发现除了零星的饼干渣什么也没有了。

太糟糕了。真是太糟糕了。觉可以不睡,饼干不能不啃。秉持着这样的信念,他一个鲤鱼打挺又坐了起来,准备到储藏室找找存货。

“咦,奇了怪了,我明明藏了两包在这个暗柜里来着,通风口那边的一包也不知道去哪儿了。是你做的好事么,Jarvis?”在储藏室里折腾了半天,原先设置的机关——用来藏零食的机关——一一试过去,愣是没见到半包饼干的影子,Clint简直是欲哭无泪。

“Boss你这可就狗急跳墙了,啊不,病急乱投医了。”一个慵懒的男声传了出来,语气里是不尽的戏谑。

“不会中文就别乱用成语啊!”Clint听到这两个类似于卖弄的中文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随即又发现了不对劲,“等等……你是Joey?Jarvis呢?”

“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名字啊,Barton先生。Jar最近把储藏室这一块儿的授权开放给我了,他在忙别的事情啊。”这个声音听起来真是,迷之欠揍,Clint想道。但要是谁知道他在想什么的话,定会回一句“你还有资格这么想?”,这压根儿就是“一百步笑五十步”嘛。

Clint有些急躁了,“难道不是你把我的存粮藏起来了?要么就是你的主人Sco——”

“Barton?是你站在那儿么?”说巧不巧,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

哔哔哔,警告,一级警告,危险人物已入侵!及时撤退!及时撤退!Clint的脑中警铃大作。没多久前刚说的要避免单独接触的人,偏偏就这么遇上了,果然当时立的就是一个巨大的flag啊。

但是储藏室只有一个门,要么从通风口爬出去,但这都太晚了。况且落荒而逃也不是鹰眼的作风。经过大脑的飞快思考,Clint硬着头皮上前走了两步,“Hello,Scott?”

上前几步是给自己预留撤离通道,打招呼是为了分散注意力,Clint的算盘打得挺精明,但总是会冒出来一些变数。且不说Scott三两步就跨进了Clint自个儿划定的危险区域里,他怎么走这么快的?Clint没看清也没来得及想明白,重点是Scott举起了左手里的某样东西,一下子让他僵在了原地。

那是他藏的……饼干。

“我猜你在找这个?”Scott不依不饶地继续向前走,Clint被他身上散发出的Alpha信息素所震慑,只得步步后退,直至后背抵上了冰冷的柜子。

在这窄小的空间里是想逃也逃不掉了。不可抗拒的Alpha信息素快速地侵入Clint的大脑,让他的呼吸变得渐渐急促起来。他的身体后倾,膝盖发软,双手勉勉强强地向后撑在柜子上,若不是他在脑中不断地重复着“保持清醒”的指令的话,下一秒就可能会倒在那儿。

“哈,没,没错,我是在找这个,谢了伙计。”Clint竭力地藏住自己声音里的颤抖,摆出了一个若无其事的表情。他小心地将左脚向外迈出了一些,同时暗暗祈祷事情不会真的向那么糟糕的方向发展下去。

“梆”的一声。

“你这是做什么啊,哈,哈哈。”只见Scott的右手抵住了后面的柜子,一下子截住了Clint的去路。此刻只有几个字可以用来形容Clint的内心——“我选择死亡”。借着储藏室里的小灯,他发现Scott的眼睛里不是往日清澈的琥珀色,而变换成了一种深不见底的棕褐色。

Scott开口了,“Clint,我要说的是……”他没再说下去,又回到了沉默。狭小的空间里只剩下两个人的呼气吸气声。

浓烈的Alpha气味还在一点一点瓦解着Clint的防线,它比以往的侵略性都强得多。Clint不知道这是什么缘故,但他隐隐地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他的牙齿重重地咬在自己的舌头上,希望疼痛能让他保持清醒。

然后Scott把脸凑近了Clint。

Clint的瞳孔顿时放大,内心的恐惧变成了大脑的一片空白,他几乎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扑通扑通的。

“Tony——走到半路消失可不是你的风格啊,你别想半路再逃回实验室!”队长的声音从走廊上传来,这让Scott下意识地扭头过去看了看门。

Clint愣了半秒,意识到这是一个逃脱的好机会,连忙站直身子,用力推开Scott拦在那儿的手。“我不知道你要说什么啊哈哈哈哈,如果有事情的话明天复仇者例会上再讲吧,啊晚安我先走了啊。”Clint像机关枪射击一样飞快地说完了一整段话,然后几乎是脚不点地地就跑回了自己的屋子,留下Scott呆愣地站在那里。

左手里的饼干“啪”得一声落地,Scott突然哆嗦了一下,眼神从Clint跑开的路上收了回来。“我这是……怎么了?Joey?”他看着自己所站的位置,一头雾水。他方才似乎被什么控制了似的,身体脱离了大脑的指挥。

“恐怕Barton先生对你产生心理阴影了Boss,你刚刚差点做了不得了的事。”

“不得了嘛……”Scott努力地回想着过去的十分钟,同时深吸了一口气。

就算是再迟钝的Alpha,也该注意到气味的异常了。一丝即将成熟的浆果的甜味,带着雨后初晴时的潮湿,沁入Scott的神经。“Barton.”

tbc

评论(15)

热度(107)

© 老坛ヽ(•̀ω•́ )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