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蚁鹰】你在期待什么(二) ABO设定 含盾铁(给小然2.20的生贺)

这边写得比较毛躁吧……尤其是到了后面
鹰眼被我写成了少女心【雾】尽力在后文里掰回来
盾铁依然幽幽地飘在里面
啧,我在写什么啊【。】

下面正文:

Clint奔回自己的屋子第一件事就是直接扑到了床上。

真的是,太吓人了。

Clint向来自持是一个胆子相当大的人(而Natasha坚持他那只是热衷于作死),但今天这和平时是不能划等号的,这一次可是关乎他的未来和一生的大事。如果他没来得及从储藏室逃脱……后果肯定不堪设想。

他果然还是不想被标记。

Clint埋头在枕头里,默默地琢磨着Scott突然变成那样的原因。突然,一个大胆的念头冒了出来。他不安地抬起头,伸过自己的胳膊闻了闻——
“我刚刚用错沐浴露了!”他的内心深处发出了一阵哀嚎。

Clint往日用的都是特别添加了Beta信息素的特殊沐浴露,可以掩盖掉Omega的气味;但是他今天显然精神不在状态,淋浴时随手拿的是普通无比的一瓶。这也就意味着他刚才是毫无掩饰,属于他的Omega信息完全暴露在空气中。难怪蚁人会失控呢……看来有一半责任在自己。另外一半呢,Clint则私心地归责于Scott没有自控力,虽然听起来有些牵强。

Clint之后又洗了个澡,把自己的气味和Scott身上残留的Alpha信息素都洗了个干干净净。

快把这些杂念都甩掉啊,Clint把头上多余的水甩掉的时候想。

——————
“所以Clint Barton真的是一个Omega啊。”Scott Lang当初从那个梦境里醒来时,尚对那个黑漆漆的魔影所言表示质疑,现在可才真的是信了。

明天还能正常地面对鹰眼吗?Scott忧愁地看着那包已经半碎的饼干,叹了口气,想了想之后还是把它捡了起来。“当成蚂蚁们的加餐也好。”

——————
这应该是一个梦境。

Clint悲哀地发现自己被困在Scott的身前,不能逃也不能喊。Scott的Alpha信息素干扰着他的神经,叫嚣着让他屈服,Clint则在奋力反抗——等等,这不就是刚刚发生过的事情嘛?

Clint心里暗暗骂了一句,要么这是作者在凑字数,要么就是我在做梦。

看到Scott把脸凑向自己,Clint还是有些懵,但他记得之后队长在外面找Tony会给自己间接性地救场,所以也没有很焦急。

他默数着倒计时: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可是并没有什么队长。相反的,Scott,吻上了自己。

What the Hell?

他的后背有些僵硬,眼珠子转了几圈仍是不知道往哪里看好。气氛一下子变得十分暧昧。Scott的嘴唇柔软而温暖,他的小舌慢慢地舔过他的牙齿,试图撬开他的牙关往更深入的地方去。Clint首先是不从的,可是在Scott的挑逗下还是不自觉地——

“呼!”Clint几乎是从床上蹦了起来。刚刚那个梦,到底,算是什么啊……他用力地拍了几下自己的脑门儿。据说梦境是人真实想法的反应……

你在期待什么?Clint问自己。

明明拒绝了Scott,却还是希望得到进一步的接触。Clint都有点搞不懂自己了。

扭头看了看电子钟,绿莹莹的光亮显示的是“04:37”,离原定的起床时间还有差不多两个小时。想要躺下去进行二次睡眠,闭上眼后却尽是梦境里的画面,简直像路边五彩斑斓的LED大广告牌一样,想不看到它都不行。

真烦躁。鹰眼烦躁地都想用一只爆炸箭把储藏室炸掉了。事实上他也的确去炸了,不过不是储藏室,而是训练室。无辜的普通箭靶被迫遭受了改制过的箭头的蹂躏,一个炸出了花儿,一个粘上了绿色的不明液体,还有一个挂在了天花板上。

“Mr.Barton你还要继续练习吗?Sir那边改完的爆炸箭可只剩下现在你手上这支了。”Jarvis的声音从背后响了起来。

要不是今天也就算了,Clint现在一听到AI的声音就来气:“你们这些AI都是马后炮,早点时候都在看戏么?”他把刚才Jarvis所说的那支爆炸箭抽了出来,搭弓对准了天花板上的靶子。随着一声“boom”和滚滚而来的粉尘烟雾,那个靶子总算是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这笔损害可是要算在您的账上的,Mr.Barton,您这是恶意破坏。”Jarvis的声音还是一贯的平静,仿佛刚才Clint说的都没有听见。

“要是能和你们和造出你们的怪人沟通清楚,我肯定还在床上做梦。”Clint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Clint?” 听到有人叫他,Clint回过了头。一看到那张脸,又立马跳起来就想逃跑。

——怎么又是Scott Lang?!

“你,你别过来!”Clint一边向后退着步,一边伸出手掌企图拦住他的靠近。

“Clint.”

不,你走开。

“Clint.”

我一点也不想看见你!

“Clint.”

……

“Clint!该醒醒了!”

——咦?声音怎么听起来不太一样了?似乎是,Nat?

想到这里Clint赶紧睁开了眼睛。果然,美艳的红发特工正单手叉着腰站在他的床边,另一只手提着他的闹钟把时间指给他看,上面赫然是“09:49”,“你还要睡多久?”

Clint有些迷惘地眨了眨眼睛,所以他刚刚也是在做梦?梦里的剧情活脱脱不就是东方言情剧里女主被男主背叛然后死活闹别扭的情节吗?敢情我内心对自己的定位是小女生?他不由地嘲讽了一下自己,如果真是那样,他宁可现在就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不管有没有别的人知道这回事儿——这可是男人的尊严问题。

“会议开完了?”他想了想今天的日程,问道。他心里到底是有些希望能得到肯定的回答的,毕竟他还是不想和Scott Lang面对面地碰上,在昨晚的事情之后。

Natasha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托你的福,没有,会议因为你延迟了一个钟头。”她不太想提到那两个同样迟到了半个多钟头的家伙,钢铁侠就算了,连美国队长都被他带下水了,两个人来的时候脸上都还泛着可疑的红晕,大家都懂,但没有谁说穿。黑寡妇当了那么多年的特工和间谍,见过不知道多少次偷情的私会的,但这两个人脸皮的厚度还是让她无言以对。

Clint为了掩饰自己的沮丧而抓了抓头。

Natasha压低了声音,“Jarvis他告诉我了昨天的事情,Lang还让我来传达一下他的歉意。你还——”

“——我没事。”Clint挥手打断了她。

他的脑袋里又开始混乱了,果然还是当做什么都没发生比较好。

——————
上午十点。复仇者大厦16层。会议室。

Clint一走进去就注意到了有些微妙的气氛,虽然会议室里的对话一直没停。不过并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Tony Stark。Tony神情自若,一只手一直搭在Steve的腰上没放开,Steve则因为在大庭广众之下的亲昵举止而显得不太好意思。两个人独占了长桌的一头,其他人都非常识相地坐在另一头。

Clint忍不住皱了皱眉毛。他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坐到致力于秀恩爱的队长两口子边上当一个高功率的电灯泡,一个是坐到蚁人边上做一个一动不动的石膏像。

让Clint像个石膏像一样坐着,不能说话不能吐槽,那简直是要他的命——说到底,他还是对与Scott近距离接触心有余悸。Clint对着Tony做了一个“Fu** you”的口型之后愤愤地拉开了他边上的椅子。Tony显然一点儿也不在意,但Steve显然是注意到了,后者的神色顿时严肃起来,随后瞪了一眼Tony。Tony吃了这一记眼刀之后只好也收敛了不正经的笑脸,收回了不安分的手。

“那么我们可以开例会了——”

“我一直有事情没有上报,各位,抱歉。”队长还没来得及讲出今天的流程就被打断,众人都把脸转向了刚刚“噌”地站起来的Scott Lang,好奇他接下来要说什么。

“各位还记得我们上次遇见的Ervbefel*吗?”

“黑影!Hulk不喜欢!砸不坏!”绿色的大块头首先吼道。“那个黑化版的真理之神吗?你继续。”猎鹰说。

Scott点了点头,“当时我被他的法术击中,晕了过去。在昏迷期间,我看见了他,那个空间里的一切都不由我控制,我想那应该是他创造出来的。他没有继续攻击我,他说,”他停下来,看了一眼Clint,被看的Clint突然心虚了起来,“Clinton Barton是个Omega。”

TBC

*这个是我编造的,名字来源于创作了《真理女神》的画家Jules-Joseph Lefebvre

评论(12)

热度(73)

© 老坛ヽ(•̀ω•́ )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