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蚁鹰】少女Cassie之烦恼

本篇为Adventure as an ant的番外【番外很有可能比正篇长……】
设定:
大约发生在正篇后的一个月,Scott以蚁人的身份加入了复仇者,Clint和Scott关系为普通队友。
文中涉及了少年复仇者的成员,出于剧情需要所以把他们塞进了一个学校,年龄为9-10岁,人物性格和漫画出入甚大,所以……漫画粉别把我丢出去……

(1)
“第25题……嗯……B?”Cassie放下嘴里咬着的铅笔头,在面前这张纸的最后一道题上写上了自己的答案,接着半信半疑地扭头看向自己的女伴,“Kate,这个测试真的准嘛?”

同龄人之中的“老司机”Kate把最后一口火腿鸡蛋三明治塞进嘴里,含糊不清地回答道,“谁知道呢?”然后从包里抽出一张和Cassie手里印着恋爱测试的那张差不多的纸递给了Cassie,胡乱地嚼了几口就把嘴里的三明治咽了下去,“你自己算算分吧,A是三分,B是两分,C是一分,最后加起来是多少再对照下面的表格得出结论。”

“3……1……3……2……我算出来是57分,然后呢?”Cassie的笔尖点在下面的表格上。

“我看看,”Kate好奇地把头凑了过来,“哇哦,看来你的结论是——橙色!它还说了些什么?”

“‘恭喜!你和你喜欢的人之间的距离已经相当接近了,但还需要一点的助推力。与其在原地被动等待,为什么不试着主动向前一步呢?’它的意思是……让我去表白?”Cassie的脸迅速地泛起了一片红晕,“万一他最后拒绝了我怎么办?”

Kate扁了扁嘴,“那就要靠运气了。不过嘛,也不一定,你可以事先规避一下被拒绝的风险啊。”说着,她就朝着站在不远处树下的家伙招了招手,“嘿!Tommy!过来一下!”

Tommy不假思索地跑了过来,“怎么了?”

“No,Kate,no!”Cassie使劲儿地转过头对Kate无声地做着口型,但后者并没有在意。“你的兄弟Billy,他有什么喜欢的女生嘛?”问题真直白,Cassie想,可以,这很Kate Bishop。

Tommy匆匆地瞥了一眼一旁低着头假装自己隐形的Cassie,然后冲着Kate摇了摇头。

“没有吗?”Kate有些怀疑地看着Tommy。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他没有喜欢的女生,因为他喜欢的是隔壁班的Teddy。”Tommy无比认真地回答道。

“Teddy?!”这回是Cassie了,她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反应过于明显,于是连忙改口,“我是说,我没想到Billy喜欢的……是男生?”

“当他自己告诉我的时候我也吓了一跳呢。”Tommy耸了耸肩,“我之前还以为他看着Teddy的那个眼神里是要打一架的意思呢。不管怎么说,喜欢这两个人的姑娘肯定都没戏啦。”

无论Tommy的最后一句话是不是意有所指,Cassie都直接默认是说给她听的了。“Well,”Kate在婉言把Tommy赶到一边去之后抚慰地拍了拍Cassie的背,“Cassie你也别太难过啊,现在放弃一个Billy,明天说不定会有一个Sammy或者Johnny呢?”

“我还是不明白。”Cassie的内心有些低落,“喜欢男孩的男孩和喜欢女孩的看起来也没什么区别啊?”“但他们喜欢的对象就是不一样,亲爱的。”Kate这么接上了一句,“再说了,有的人既喜欢男的又喜欢女的呢,这种事情你反正都阻止不了。”

“你是说双性恋嘛?等等……”Cassie的脑中突然浮现出了一两周前她和Scott爹地去参观海洋馆的场景。他们当时大概是站在美人鱼表演的玻璃前,人鱼王子经过重重阻挠终于找到了他的公主。当时她受到了场景的触动,一时兴起地问Scott有没有找到他的人鱼公主。Scott的回答她没听清楚,因为人群正为人鱼的美好结局喝彩,他说:“与其……人鱼公主……说不定我会找到个人鱼王子呢……”

想到这里,Cassie猛地抬起了头,“有没有可能双性恋以前和异性结过婚然后又喜欢上同性的?”

“理论上是这样?”

Cassie一脸恍然开释的神情,“Kate,你说,我爹地,我是指原来那个,会不会是个双?”

“哈?”Kate为自己女伴跳脱的思维感到了无语。

(2)
此后的一周时间。

“Scott有好多张以男性为封面的CD!”“这和他喜欢的是男人还是女人一点关系都没有……”“那这个怎么样?Scott的相册里有很多张和男人站在一起的照片?”“他们有什么亲密举止吗?”“勾肩算不?”“他们只是朋友关系,Cassie……”“Scott说他有两次把他喝醉的朋友送回了家才回自己那儿的。”“……”

Kate终于忍不下去了,她用手遮住了Cassie用来在自个儿亲爹的Twitter上搜寻蛛丝马迹的手机屏幕,“听着,Cassie,你不能靠你爹的网络社交账号来判断他的情感状况。”

“为什么不行?”

Kate默默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人们在发Twitter前首先想的是:这东西我想让别人看到吗?这东西我能让别人看到吗?别人想不想看到是放在第二位的事儿。如果他觉得有的事情他不想曝光的话,你就算把他的Twitter翻到底儿也是没用的!”

Cassie不明觉厉地看着Kate说出这一串似乎非常精准的话——然而她没功夫去研究她到底讲了什么道理——既然Kate说这办法行不通的话,“那我怎么办?Scott和妈妈离婚了这么久了,他个子高长得帅又很风趣,怎么说他也该有个女朋友啊?可我从来没听他说起过。”

……槽点太多,Kate都不知道从哪儿开始了,她只好在内心翻了个白眼。“Cassie,如果你要证明你爹地是个双性恋的话,最佳办法是弄清楚他有没有男朋友。”

“哦——”Cassie若有所思地转了转眼珠子。

3.
在直接询问Scott得到了否定的答案之后,Cassie一度都要放弃这个想法了(但是Kate告诉她要相信自己的直觉)。直到有一天,事情终于产生了转机。

那天因为Maggie要和她现任丈夫出席一场午宴,所以Cassie被送到Scott自个儿租的公寓来一个下午。Scott对于这样的委托自然毫无异议,说实话,只要是和Cassie待在一起,他花多久时间都心甘情愿。

这个下午他们过得挺愉快,临近傍晚的时候,Cassie发现起居室一把椅子脚有些不稳,Scott自告奋勇地担下了维修的工作。

修了一半的时候,门铃响了。

“我去开门!Pop和Mom回来了!”Cassie撒脚丫子就往门口跑,Scott根本来不及拦,只能在背后喊一句“跑慢点!”,然后跟了上去。

但门口站着的并不是Cassie想着的两个人。一个穿着黑色紧身皮裤和蓝色机车外套,发型夸张,脸上戴着一副紫黑色的墨镜的陌生人。Cassie的脑中瞬间闪过学校安全教育中的儿童绑架案,但是她太紧张了,四肢都不听使唤。

“Clint?”追上来的Scott有些不太确定地报出了一个名字。

被叫做“Clint”的陌生人摘下了墨镜,但是没有对Scott说话,而是笑着低头摸了摸Cassie的头,“你就是Cassie吧?哇哦,你可比你爸长得漂亮多了,我可不是恭维你,你长大以后一定是个大美人!嘿,你知道你爸Scott脸上现在什么表情吗?就像是刚被告知喝的是过期牛奶一样,哈,不信你看——”

“别对我女儿动手动脚的。”Scott顶着一副Clint所形容的臭脸说,“你来干什么?”

“让我提醒你一下,多姆,国会,晚宴,有没有想起来什么?”看到Scott脸上的恍然大悟,Clint挑了挑嘴角,“想起来了?我是来接你一程的。”

Scott却皱起了眉头,对Clint上下打量了一番,“那你穿成这样干什么?像是要去约会一样。”“我总不能穿成联邦探员的样子吧?那么正式一看就不像个好人,岂不是要吓倒这位可爱的女士?再说了,这不就是个约会么?”

“别开玩笑了。在Cassie面前表现地正常一点?”后半句话他是用唇语说的。他努力地维持着Clint的形象——这其实也是在维护他自己的形象。

“所以Clint叔叔是来接Scott爹地的?你们是同事咯?”Cassie打断了这两个人之间奇怪的眼神交流。说实话,这么久了,Cassie还没搞清楚Scott到底做的是什么工作,大约是科研和抓坏人结合的那种吧?大人们从来没给她个确切的答案。

“甜心你说对了哦!”Clint冲Cassie眨了眨眼睛。

“别对我女儿这么轻浮,Barton!”

4.
Cassie的父母现在还没回来接她,也就是说Scott一时半会儿还走不开。

“嘿嘿嘿,说你呢,要是闲得无聊,就骑着你那破摩托出去溜,别在我家里晃来晃去。”

“我觉得这样挺好的,”Clint丝毫不把自己当外人地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这公寓还不赖啊,比我想得大很多——我上次看到的那间比这小多了。”

瞥到Cassie脸上的好奇神情,Scott内心大叫一声不好。在这个年龄段的小姑娘,一旦脑子里冒出了什么想法,除非搞个一清二楚,不然是绝对不会放手的。他用一记眼刀给Clint下了最后通牒。

Clint挺识相地(或者说装作识相)转移了话题。“我以前也带过一群孩子,有个姑娘和你还挺像的,你让我想起了她……”

Scott见Clint和Cassie聊得挺开心的样子,就默默地把椅子拖到了阳台上继续修。他其实也很想留在那儿,充当一个人工过滤“一切不适合让Cassie听到的词汇”的机器。但是他更清楚Clint,如果他留下了,Clint一定会想方设法地、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从他身上找出些可以作为话头的事情——到时候Scott就是有一百张嘴也很难在不暴露一些要紧秘密的情况下对Cassie解释清了。

Scott这一走,其实还帮了Cassie一个大忙。

她招手示意让Clint把头凑过来一点,然后压低了声音,“Clint叔叔,我看你和我爹地关系还挺好的。那你能不能回答我一个问题?”

“My pleasure,问吧!”Clint瞧了瞧阳台上的Scott,后者似乎并没有发现这里的秘密会谈。

“爹地他,”Cassie迟疑了一下,“有没有男朋友?”

6.
“有啊,就是我。”Clint就这么脸不红心不跳地扯了个谎。

Cassie:目瞪口呆.jpg

7.
其实就是逗逗这小姑娘嘛,Clint的脑子里刚刚闪过的念头说。虽然这个玩笑是掺杂了些别的私心来着。“Scott他比较内向,所以他没告诉你,”Clint努力地把这个一时兴起的谎话给说圆,“别在他面前直接提哦,不然他会下不来台的,嗯?”他眨了眨眼睛。

Cassie立马点了点头,做出一个用拉链拉住嘴巴的动作,“我懂了,Clint叔叔,但是你们是什么……”

“Shhh,你爸过来了,你要是有问题就发短信给我。”Clint侧过身,迅速地用背在背后的左手口袋里抽出一张纸片塞给了Cassie,Cassie同样也迅速地塞进了她自己的口袋。她的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着,仿佛他们刚刚偷偷传递的东西不是一个电话号码而是一张情书一样。

“你们刚刚鬼鬼祟祟在干什么?”Scott机警地嗅出了异常的味道,果然他还是应该留在这两个人的对话边上。

“我刚刚在讲你上次是怎么打败那个A.I.M特工的,看来我讲故事的功力还是不错的,你闺女的神经都被我调动起来了。”糊弄大师Clint如是说,“Cassie你是不是特别紧张?”

“我担心死你了爹地!不过你真厉害!”Cassie顺势扑过去抱住了Scott。

要是Scott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的话,他一定会指着Clint的鼻子大骂:“在鹰眼你诸多的罪名上又多了一条啊!教嗟未成年人欺骗她的亲爹!这么几分钟你就我乖巧可爱的女儿带坏了!”

但是Scott现在蒙在鼓里。他沉浸在Cassie突然的热情拥抱和甜言蜜语里,幸福感整个盖过了他的疑心。Cassie也放下了一颗心,她背对着Clint比了一个Okay的手势。

Scott形象跑偏了……我一不小心把另一部剧的女控爸爸的性格带进来了……

8.
Cassie回家后拿出了那张纸条。

发短信或者不发短信,这是个问题。

而少女Cassie正面对着这一艰难的选择。

一直都把自己当作珍宝的Scott爹地与看起来亲切可爱的Clint叔叔到底哪个人说的是真话呢?或者两个人没有一个人在说实话? Clint叔叔会不会是一个隐藏的大坏蛋,骗了Scott很久然后又想来诱导自己上钩?爹地会不会被邪恶的组织给洗脑了?退一万步讲,如果Clint说的是真的,那么爹地真的是个双性恋,妈咪知道这回事儿吗?她知道之后又会怎么想?

诶,想象力徒增了Cassie的烦恼。烦恼,非常烦恼。

她在床上纠结地翻滚了一会儿后打开了手机,习惯性地输入了Kate的电话号码。就在她要按下那绿色的通话键的那一瞬间,她脑子里突然一个激灵,鲤鱼打挺地坐起来,然后删光了那几个数字。

这是我的选择,不能总把Kate拉进来,她坚定地点了点头,然后作出了她这近十年来也许是最大胆的一个决定。她大义凛然地对照着纸条上的号码,发出了第一条短信。

“Clint叔叔?”

发出短信的一瞬间,她就有些悔意了,但没办法,木已成舟,短信还没有升级到拥有撤回的功能。

寂静的屋子里只有墙上的时钟在滴答滴答地走着,秒针转动的声音在她的耳边无限倍数地放大,每一下都如同重锤击打在紧绷的牛皮鼓面。她抱紧了床上毛绒绒的泰迪熊,眼睛紧盯着屏幕,不愿放过任何一个闪烁。

一秒,两秒,三秒,四秒……她几乎有些泄气了。幸而在她等到第十七秒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会发短信的;-)甜心,你想知道点啥?”

Cassie莫名地松了口气。

9.
一步一步来,Cassie深呼了一口气。“你是什么时候和我爹地确定的关系?”

“我其实已经当了他男朋友好一阵子啦 不过Scott一点都不愿意承认”

“他为什么不愿意承认?有男朋友不好吗?”

“Scott说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这回事儿,你知道的,他有时候就喜欢把事情埋在心底”

“可是爹地为什么要瞒着我?他以前说过永远都会对我说实话的😰”

“这可就是他的错了!”
“我一定警告他下回带着一大盒不同口味的甜甜圈亲自来跟你道歉,整整一大盒”

Cassie忍不住笑了出来,她心里对Clint的警戒已经不知不觉地打消了大半了。“XD 谢谢Clint叔叔 但一大盒我和爹地两个人吃不完啊 你也回来嘛?”

“相信我,如果我来了,你们俩会不够吃的——LOL开个玩笑啦,但如果哪天你们买了烘焙饼干,可别忘了带上我”

“你喜欢烘焙饼干?”

“不是喜欢,是爱,热爱,非常热爱 大半个纽约城的饼干我都尝过一遍了”

“你肯定在说大话!”

10.
Kate不可置信地把书包往桌子上一丢,摊开了手,“你本来是想了解你爹地的情感经历,最后却和你爹的男朋友聊起了哪家的甜饼最好吃?!Cassie啊Cassie,我说,这是不是跑得有点远?”

“Shhh你别这么大声,”Cassie红了脸,当Kate大声地说到“男朋友”那个词的时候,她还是情不自禁地瞥了一眼靠近门口的位置——Billy的位置——然后像被戳穿似地低下了头。

这一段没有结果的暗恋在她的心里始终占着不小的分量,哪有那么容易就忘掉呢?

Kate迅速地冷静了下来,“Sorry,我不是成心要对你这么嚷嚷的。咦,你刚刚在看什么?”她顺着刚刚Cassie看的方向看过去,“噫,辣眼睛。”

后门外面站着Billy和Teddy,两个陷入爱河的小伙子牵着手,低头呢喃着什么大约是“我爱你”的词句,Teddy甚至抬起了一只手来梳理Billy额前一绺乱掉的头发。看在老天爷的份上,他们俩只是隔了一个教室又不是一个城市,每天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非得这样抓紧了一切时间黏在一起么?

“要是你爹和他男朋友也是这么谈恋爱的,那我半个月都不会和你说一句话了Cassie,太——可怕。”Kate感叹道。

Cassie刚想反驳什么,Tommy突然从她们俩背后冒了出来,“我也觉得他们俩太亮眼了——我是说,每天我晚上都得看到他们俩互相发晚安的短信,然后Billy还要拿出Teddy发给他的自拍再道一次晚安,啊呃。”

Kate和Cassie都被吓了这么一着,她们都回过头来看着他,一瞬间眼睛里闪着些许惊恐。Tommy一时也有些尴尬,他不安地搓了搓手,“我懂的,这是你们的,额,GIRL'S TALK,我还得去储物柜一趟,你们继续,啊哈,啊哈。”

看着Tommy慌不迭溜走的背影,“他又怎么了?”Cassie困惑地指了指离开的那位。

“谁知道呢?”Kate耸耸肩,随意地哼了一声,“不过短信还真是个好东西。不仅能用来传递消息,还能互享爱情的甜蜜。发对对象,皆大欢喜;发错对象,悲情万年。”

……总有那么几个瞬间,Cassie会觉得Kate是个成年人的魂灵被封印到一个10岁女孩儿身体里的产物。

“不说这个,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你是因为我有个大计划。”Cassie决定还是以后再研究自己女伴是不是中过魔法,还是当下重要,更何况这个当下很有可能与她亲爹的终生幸福相关呢。

Kate半靠在桌子上。“什么大计划?”

Cassie翻开自己的文件夹,从最里面抽出一张纸,一脸庄重地递给Kate。纸上的文字不多,加起来顶多就三行,但就是这短短的三行字看得Kate渐渐皱起了眉头,“你真打算这么做?万一Scott发现了怎么办?”

Cassie点了点头,“就算他发现了——怎么说我都是他女儿啊,他能拿我怎么样?”

“Okay,”Kate举手作投降状,“我支持你。”

11.
当然咯,Cassie不是那种会想到把Scott和Clint关在同一间屋子里,留下各种各样必须的和并不必须的物品,然后把门锁紧的人。

这个主意有两个严重的漏洞。

其一,Cassie心智明显处于她同龄人的平均水平,所有觉得她会突然黑化的人都该少看两集South Park*。

其二,Clint和Scott从这种屋子里成功逃脱——拜托,这也太低估两个复仇者的能力了吧?

*South Park,南方公园,美国动画,以辛辣讽刺的风格闻名,其中部分内容较为黑暗血腥重口味。四主角之一,有种族歧视及反社会人格四年级小学生Eric Cartman曾经用如上的办法撮合了两对有色人种小情侣。好吧这个梗一点都不好玩儿【。】

12.
Cassie想出来的主意其实挺简单。“这可一点都不简单,Cassie!这如果放在两个国家打仗的时候,你这就可以算作透露军事机密了,是叛国罪啊!”“……Kate,我们在说的不是Scott和Clint么……”

好吧,主题绕回来,Cassie其实就是给Clint发了些短信。而Clint的回应还是挺积极的。

——“Scott喜欢的早餐是一杯冰牛奶加上培根鸡蛋三明治。”

不愿意早起做饭的Clint用两个甜甜圈贿赂了Jarvis——其实最后还是归了Tony。于是Scott起床后来到客厅时看到的景象成了不解风情的Thor坐在那儿大嚼特嚼三明治。哦,这就悲剧了。幸而只有第一天出了这样的岔子,接下来几天,Thor早晨的去向都不得而知。

“Scott有张看过好几次的影碟,他没让我和他一起看过:-C不过他好像挺喜欢,好像叫做《Good Fellas》*?”

这简单,反正每周四的晚上都是电影之夜,而Tony Stark的影碟收藏里永远什么都能找到,不管是蓝光的还是周年纪念版的。队长看到一个男人把刀子捅进另一个人的肠子里时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毕竟开场还不到两分钟呢。但是很快大家都沉浸在了这部1990年的经典黑帮片里——Scott这一遍看得依然十分,不,十二分投入,这让负责“选”片的Clint暗自得意了一下。

“爹地总说他想买件黑白条纹的衬衫”

额……恕Clint多嘴,复仇者虽然不都像Tony Stark一样富得流油,但用每个月的工资买件新衬衫还是绰绰有余的吧?要么是Scott一时用于逗Cassie的,要么是他选择性地把这事儿忘了。Clint自然没有对Cassie直接这么说。但最后他还是以送所有同事一件建国日礼物的借口送了Scott一件衬衫——用了他自己的卡。(“这简直不可思议,”大家都这么说,“原来Clint的卡不是摆设啊。”Clint:“之前神盾局可从来都没批准过我申请的‘糖分补充’经费!我都是自掏腰包的!”)

“Scott支持威斯康星队”

别的都好说,站哪个橄榄球队可是原则性问题,Clint对此表示坚决不妥协,立场坚定程度可以媲美Coulson对“美国队长是最了不起的复仇者”的坚持。就算Scott Lang是他目前的追求对象,那也改不了自己是爱荷华州的铁杆粉丝的现实,这毕竟是家乡情结嘛,就像队长和铁罐在棒球上都是洋基的忠粉一样。*

“Scott还——”Cassie咬着下嘴唇,好不容易又想出来了一条新的“卖爸爸”小指示。她正要把这一条输进短信,房门把手就冷不丁地被转动了。

Cassie慌忙把短信的界面切换到了另一个应用上。感谢手机系统开发商,当走进来的Maggie随机检查性地拿过她的手机时,并没有发现什么端倪。那种端倪。

Maggie有些困惑地把手机屏幕冲Cassie晃了晃,“甜心,你一直都在玩2048吗?”

Cassie胸口悬着的大石头落了下去。“嗯……妈咪,我老是卡在512那里。”她可怜巴巴地看着Maggie。这其实是大实话,Cassie每一次都在1024产生的前一瞬间game over,这让她挺郁闷的。

“哦亲爱的,我说过了,别沉迷于这样的游戏里,它会浪费掉你很多时间的,Cass。而且你似乎忘记了今天有什么事情?你的小伙伴可都在下面等着你呢。”

Cassie突然想起来了,她从床上蹦了起来。“天哪!”她翻起了衣柜,“今天我们说好了要去卖柠檬水的!我的那件衣服呢!”

“你要找的是这件吧?”Maggie从Cassie一开始就翻掉的那堆衣服里抽出了一件,“彩虹小马的友谊魔法。”

“嗯嗯。”Cassie应着声儿,三下五除二地套上了衣服,胸前的一行亮粉色艺术字写着“友谊是魔法”(Friendship Is Magic)。

*这一段全是瞎来的!!!本人对橄榄球一窍不通!

13.
Maggie的左手随意地搭在臂弯,身子半靠在站门框上,朝推着柠檬水小车的几个小姑娘挥了挥右手,面带笑意地看着她们嬉笑着走远了。这才真的叫做生活啊,她从心底发出一种惬意的谓叹。看着Cassie从一个蹒跚学步的婴儿长到一个人见人爱的金发小天使,现在已经快出落成一个少女模样了。这差不多十年里,在这个小女孩的生父缺席了一大半的时间的情况下,她尽可能地把她认为最好的东西都给了Cassie。虽然现在还早了些,但Cassie总有一天会明白这份心思的。

“亲爱的?”Blake走了过来,他犹豫地拍了一下Maggie的肩,“刚刚电话公司给我发了条讯息,说我们这个月的电话费超支了。你最近用电话用得很多吗?”

“没有啊,”Maggie回想了一下,“我记得之前我们每个月的电话费都有余啊,是不是电话公司搞错了?”

“他们说会发一张传真过来……我看看……”Blake看着账单突然像被静音了一样不说话了。

“怎么了?”Maggie看了一眼,也惊到了。一长串的号码下去,都是短信,而短信的双方中有一个号码他们俩都再熟悉不过了,是Cassie的。

“你说……”Blake和Maggie对望了一眼,一种夫妻的默契油然而生,他们异口同声道,“Cassie是不是谈恋爱了?”

14.
“你怎么没早点告诉我你把Tommy一起拉来了!”Cassie趁着Tommy竖“新鲜廉价冰镇柠檬水”牌子的时候,赶紧和Kate咬了咬耳朵。Kate上次有意无意地对她提了一句“Tommy对我挺爽快的,对你就有些扭扭捏捏的,说不定他喜欢你呢”,这让Cassie有些不知所措。她没有处理暗恋者的经验,所以她只能先撒手不管,任它发展——等真的不得不提上台面了再说吧,她安慰自己道。

“我没拉他啊,我只是随便提了一句,他就自愿来帮我们了。多一个免费劳动力,多好!”Kate一脸坦然。Cassie一时很无语。Kate又冲她挤了挤眼睛,“嗳,我今天可就给你们俩当电灯泡咯?”“去去去,别闹。”Cassie无奈地挥开了一脸八卦的Kate。

Tommy的确也是个帅小伙,和他兄弟Billy比起来毫不逊色,但Cassie没有“那种感觉”。她胡乱地想着“找到合适的伴侣需要什么样的契机”,她想到了Scott和Clint,Billy和Teddy,中间种种复杂的思绪几乎让她的大脑超负荷运转了。

幸好柠檬水摊子的第一个顾客把她拉了出来。

15.
“Cassie到了那个年龄了,我们应该跟她讲讲。”

“我会的,Blake。不过……这件事我们要告知Lang嘛?”

“……不。”

tbc

评论(3)

热度(75)

© 老坛ヽ(•̀ω•́ )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