蚁鹰合志《Shoot me!》文字部分 试阅

《在复仇者寻求邂逅有错吗》BY:久我炎

“得了吧,”Scott翻了个白眼,“为什么你总是感觉被我威胁到了?我知道我长得帅,但人不能只看脸的,你还得看到我的才华,Barton,它会决定我最终会留在这里。”

“我才会最终决定你根本不会留在复仇者里,搞清楚这点,Scott。”最终Clint先一步走在前面领路,他回头看了一眼拧着眉毛的Scott,摆起一张臭脸,“而且你的才华在团队里有什么用?指挥蚂蚁咬死我吗?”

“哈、”Scott用鼻子嗤了一声,跟上去,“不错的建议,我会考虑一下研究这方面的课题。”

“你根本就没有团队精神。”Clint停在仓库前,没有回头,“只会想着你自己——在这里是行不通的,你会害了所有人。”

“说得你似乎很了解我一样,据我所知,前几天我们才第一次见面?”Scott眯起眼睛,走到Clint左手边,一只胳膊搭在对方肩上。Clint回过头看向与他距离拉近了的Scott,还没来得及皱眉就被摘下了脸上的墨镜。


《Just Sing Lalalalale》BY:然后长安

  “我的耳朵可没什么好担心的,我还年轻着呢。”汉克说,然后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斯科特,我老了。”他突然开口,这次声量格外的小,“我快死了吧。”

  “不,你还年轻着。”斯科特说,汉克看着窗外,斯科特突然发现对面这位老人眼里充满了浑浊。当人死了会去往海底,那儿是幽灵的国。汉克含糊不清地说着,他大概有些困了。于是斯科特把最后一点茶喝完就告辞了,那杯茶放了很久,已经完全凉了。

  汉克是个富翁,这点从他的房子就能看出来。皮姆家是座别墅,东边是片果林,大门则正对着通往市中心的路。刚下过雨的路面很潮湿,鞋子踏在上面总会发出一些声响。四周很安静,连露水滑落的声音似乎都能听得一清二楚。斯科特觉得这就像是人生一样,只能一个人孤独的走下去,直到死亡。我要死了吧,斯科特,汉克的话又出现在了耳边。斯科特烦躁地甩着头,他今天似乎想的有点多。

  他继续向前走,中途折返了一次回去拿伞。下次再落下你就别拿走了!汉克翻着白眼说,斯科特当然不以为然。他突然地很想念女儿凯茜。他大概有五个月没见到她了,他的小花生。斯科特叹了口气,他突然转过了身,向着那座公园走去。伞骨偶尔擦过地面的声音莫名地惹人焦躁,他长舒口气,又起风了。雨后的风很大,划过他的脸时生疼。

  海底是幽灵的国。幽灵的国会有这么大的风吗?他忍不住想,心里突然地沉闷。现在大概是下午,但公园却意外地一个人都没有。沙池坑坑洼洼地留着洞,一些儿童玩具还留在那。四周都很安静,风突然停了,只留下他一个人。

  他猛地踢了一脚地上的易拉罐。他用了很大的力气,直把它踢上了树。树叶被打出沙沙的响声,就像是抗议着他的粗鲁举动一般,然后随着易拉罐的再次落地而停下了摆动。抱歉,斯科特毫无诚意地在心里说了句。

  “嘿!你砸到我的脸了!”

  这一声的响起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有那么一瞬间斯科特以为这是树所发出的抗议。不过事实证明他错了,树枝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青年,他正揉着脸,一脸的愤懑。他的脸不算精致,但奇妙的让人看起来很舒服,不过斯科特总觉得他的身子有些透明。那个青年有一头金发,就像是太阳的颜色,周围的晦暗衬地它尤为耀眼,这就和他的蓝色眼睛对比鲜明。

  不过明显的他并不是太阳,因为这座城市又下雨了。


《Five Wishes》BY:老坛

然而正如先前所言,今天鹰眼的运气不佳。他还没跑出几步就结结实实地撞上了正在走进餐厅的Scott,后者的脸上挂着浓重的黑眼圈,头发乱成一团,一看就是没睡好。

看到所撞者,两个人都僵住了,四只脚都像被502胶水黏到了地上一样移不动了。鹰眼尴尬地打起了招呼,“嗨……蚁人,你看起来有点糟。”

大约是刚醒的缘故,Scott仿佛没听到Clint的后半句话,他只是平平淡淡地说了句,“早上好,嗯,鹰眼。”

可是过了五六秒,他们还是没有一个人动。

“嗯……你是觉得我们还要来一个爱的抱抱吗?”蚁人抬起眼,波澜不惊地说。

“不不不,不用了……”Clint连忙摆了摆手,他近乎绝望地看着Scott头顶上刚刚浮现出来的同样是赤色的“0/5”,“毕竟我们已经……分手了。”


《一言不合就穿越还真是尴尬》BY:诗篁

又见到了绝美无比的弦,他这辈子真的不想再见到第三次。很快他开始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他已经在高维通道中了。

正当他快速运转大脑怎么回去的时候,四周炫彩的通道变成一道耀眼的白光,就算他有护目镜也忍不住闭上眼——那实在是太亮了。①

再次睁开眼时他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森林。红叶从他的头顶落下,远方传来阵阵清脆的歌声。他大大吸了一口气,很好,这可比纽约市的空气清新多了。

“唰——”

一支羽箭不偏不倚的从他头顶滑过,他甚至听到了金属摩擦的声音。

他抬头朝着箭的主人的方向看去,忍不住惊呼:“Clint?!”

对方听到他的话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又提起了弓,瞄准他,冷冰冰的吐出两个词:“Heca,firimar.(凡人,一边去。)”②


《谁动了我的号》BY:赤盏

斯科特拎着他的圆号箱子,站在一群叽叽喳喳的大一学生里,有点尴尬。他一定是鬼迷了心窍才起个大早来这破地方。

他叹了口气,那双闪着光的蓝眼睛还在眼前。

“你学圆号的吧?那来交响乐队玩呗。”克林特·巴顿,他今年的新室友之一,从上铺探过头,期待满满地看着他。

他是怎么知道的?明明自己的乐器还没搬过来。他张张嘴,却找不到拒绝的话语。

……算了。就当为了熟悉新宿舍。

斯科特勉强地暂时说服了自己,恍然发觉乱哄哄的人群突然安静。教室门被推开,红发女性轻巧地走进来,她微微皱着眉环视一周,目光掠过不知所措的大一生们,锁定在同样不知所措的他身上,似乎心中有了定论,径直几步走到他面前,鞋跟落在地上声音均匀又清脆。

“你是克林特那个……室友?”她轻咳一声。

“是的。斯科特·朗。”斯科特伸出右手,微笑。

“娜塔莎·罗曼诺夫。”她轻轻挑起眉梢,指尖碰碰他的掌心,“跟我来。”

评论(6)

热度(33)

© 老坛ヽ(•̀ω•́ )ゝ | Powered by LOFTER